最新 热点 图文

【独家观点】英国全纳教育之争:“全纳” or “特殊”

(来源:网站编辑 2018-01-07 07:39)
文章正文

1.点击上方蓝字“掌握现代特教”订阅;

2.订阅成功后点击“查看历史消息”查看往期内容;

3.转载请注明出处。

题图来自网络

1994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西班牙萨拉曼卡召开的世界特殊教育大会上第一次正式地提出了“全纳教育” (inclusive education)的概念。全纳教育有三层含义:一是面向所有学生,反对任何排斥和歧视学生的行为;二是满足学生的不同需求,向他们提供适合其身心发展需要的教育;三是给学生提供为成年和独立生活做准备的持续的教育。英国是实施全纳教育较早、发展较快的国家之一。早在20世纪70年代末,英国就开始实施“一体化”教育,即打破隔离式的特殊教育,将特殊学校的学生纳入主流学校。经过几十年的努力,英国的全纳教育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但目前对于有特殊教育需要(special education need,以下简称“SEN”)的儿童和青年应进入主流学校还是特殊学校,仍是英国教育界争论不休的话题。

1

英国全纳教育的政策演变

英国的全纳教育不是在政治或概念的真空中出现的,它是在“一体化”教育理念的基础上逐步发展形成的。1976年英国议会通过了《1976年教育法》,在第6款的第10条中明确规定:支持把残疾儿童纳入到普通学校学习的做法,这就为英国后期的“一体化”教育奠定了法律基础。1978年颁布的《沃诺克报告》(Warnock Report) 高度评价了“一体化”教育,提出的建议在随后1981年的教育法中也得到了体现。正是在这两份法案的推动下,英国对教育“一体化”完成了从“整合”到“全纳”的转向。《1981年教育法》在法律上保障了“一体化”教育的顺利推行,使特殊教育对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儿童具有包容性。同时,它还提出了一种更具包容性的理念,即主流学校应接纳有特定个性化需要的孩子。从本质上说,这项立法旨在对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儿童和青年持有更积极、包容的态度。1996年颁布的教育法也集中体现了这一点。这部法案赋予了家长更多的申诉权,主张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儿童可以在主流学校接受教育。

英国全纳教育政策的真正演变是从1997年新工党政府的选举开始。工党政府上台后立即采取行动,颁布了绿皮书《所有儿童的成功:满足特殊教育需要》(Excellence for all Children : Meeting Special Education Needs)白皮书《学校的成功》(Excellence In Schools)。绿皮书重申政府的政策是提高所有学生的标准,包括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学生;白皮书在绿皮书的基础上,强调在优先提高教育标准的同时,也明确表明对全纳教育的支持。白皮书还承诺:只要学生有特殊教育需要,主流学校就应该为他们提供所需要的教育。随后新工党政府又在其制定的行动纲领(Programme of Action)中规定:“全纳”是主流学校的优先事务,特殊学校有助于促进全纳教育的发展,二者应该紧密合作以支持全纳教育。至此,20世纪最后十年英国特殊教育改革的基调已经基本确立。此外,政府也通过引入修订后的课程进一步完善全纳政策。2001年,英国又颁布了《特殊教育需要和残疾法》,对1996年的教育法进行了修正与补充。该法案在赋予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儿童及家长更多权利的同时,强调这些儿童的平等受教育权;并强化了“所有教师都是有特殊教育需要儿童的教师”的理念,并且规定歧视有特殊教育需要学生的行为是非法的。与该法案配套的《实施章程》(Code of Practice)为特殊教育需要儿童的评估与干预提供了指导。这是英国全纳教育政策的一项重要实践文件。很显然,全纳教育已成为英国教育的一项基本政策。2004年,英国政府又颁布了绿皮书《重视每一个孩子》(Every Child Matters),进一步巩固了全纳观念。由于保守党和工党的轮流执政以及联合政府的成立,近年来,英国政府对全纳教育的态度也发生了转变,由工党时期的“全纳”转向了保守党时代的“特殊”。保守党作为联合政府的一部分,执政前就在其教育政策中承诺要支持特殊学校。2007年,保守党设立了特殊教育需要委员会(Commission on Special Needs in Education),反对全纳教育,认为全纳是“一种失败的思想”。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儿童家长也对特殊教育持支持态度,认为孩子转到特殊学校可以真正满足他们的需要。一些证据显示,许多孩子在特殊学校中取得了巨大进步,而且他们在特殊学校专家的庇护下会更加幸福。联合政府在2011年的绿皮书中阐述了“消除全纳偏见”的计划,向家长提供更多的择校机会,包括特殊学校。

2014年,联合政府又颁布了新的《特殊教育需要实施章程》(SEN Code of Practice)。新章程认可了保守党政府对全纳教育的定位,并支持特殊学校的相关规定。新章程中最显著的变化有:扩展年龄范围(0~25岁);尊重儿童和青年的看法及其决策作用;强化教育、卫生服务和社会保健之间的合作;支持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儿童和青年学有所成,帮助其成功地过渡到成年。该文件明确规定继续支持特殊学校以及家长的学校选择权:“特殊学校、16岁后的特殊教育机构以及专科院校,为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儿童和青年提供教育具有重要作用。参与教育、卫生和保健计划(Education, Health and Care Plan)的儿童父母和青年人有权选择特殊学校、16岁后的特殊教育机构或专科院校。”

2

“全纳”:体现人权

当谈到全纳教育时,人们会很自然地与人权相联系,因为在实施隔离式教育的过程中,有部分人的受教育权是不平等的,如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儿童只能在特殊学校中接受教育。因此,“全纳教育提出,学校要容纳和服务所有学生的思想是完全与人权观相一致的,也确实是人权观的一种体现”。全纳教育研究中有一种社会政治观,它将全纳教育看作人权问题。全纳教育支持者认为,因残疾或学习困难而受到隔离,就像种族和性别差异受到隔离一样,是违反人权的。英国《2000年国家课程》的制定也体现出了这种照顾人权的全纳原则,如设定适当的学习挑战,满足学生的多样化需求,克服个人和群体学生在学习和评估上的潜在障碍,等等。全纳教育支持者的观点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主流学校有助于培养有特殊教育需要和残疾儿童的归属感

全纳教育的特点之一就是有特殊教育需要和残疾的儿童与主流课堂中的普通学生一起接受教育。正如英国著名哲学家、教育学者玛丽•沃诺克(Mary Warnock)所说:“全纳不是在什么学校接受教育的问题,它不是地理位置的问题,而是归属感的培养问题。”一般认为,儿童与有相同志趣的同龄人一起玩耍、学习会感到更舒适、愉快。因此,对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儿童而言,他们更乐于和有相同兴趣的普通学生一起交流、学习。在主流学校中,他们可以与志同道合的普通学生一起学习、生活,这有助于他们与普通学生友好交往,从而培养其归属感,促进其社会化的发展。

全纳教育可以减少“标签”的不利影响

“全纳”支持者认为,全纳教育作为更好的特殊教育,它可以避免特殊教育中的一些核心环节,如有特殊教育需要的鉴定、为有特殊教育需要儿童制定个人的教育方案等。由于这些行为可能会给有特殊教育需要和残疾的儿童贴上标签,从而使之遭致普通学生的嘲笑、歧视或排斥,给他们造成极大的心理障碍,因此,在学校教育过程中,应该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全纳教育反对为学生贴上“普通”或“特殊”的标签。美国弗吉尼亚大学教授詹姆士•M•考夫曼(James M. Kauffman)认为,SEND鉴定是一种“差异困境”,即如果孩子被鉴定为有特殊教育需要或残疾,就可能给孩子带来负面标签或耻辱的风险;如果没有鉴定,也可能会导致他们的特殊需要得不到满足。这种矛盾是思维混乱的产物。很显然,在儿童还没有被正式鉴定为有特殊教育需要或残疾的时候,其他儿童和教师就已经给他们贴上了标签。所以,被污辱不一定是鉴定或贴上标签的结果,它实际上只和有特殊教育需要和残疾的事实相关。如果儿童就读于特殊学校,这说明他们有特殊教育需要或残疾问题,这实际上已经为他们贴上了标签;但如果他们在主流学校就读,则可能不会被贴上有特殊教育需要和残疾的“标签”,他们可以和普通学生一样在主流学校中接受相同的教育。

全纳教育对主流学校中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学生和普通学生的影响是积极的或者中立的

有研究报告指出,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学生就读主流学校,有助于提高他们的学业成就。荷兰阿姆斯特丹大学儿童发展与教育研究所教授卡斯滕(Sjoerd Karsten)等人也得出相似的结论。英国伯明翰大学全纳与多样化中心主席加里•托马斯(Gary Thomas)等人也认为,没有证据显示特殊学校比主流学校更有效。另外,曼彻斯特大学教育学院教授阿弗罗迪•卡拉姆布卡(Afroditi Kalambouka)等人的调查发现,在学业成就方面,全纳班级与非全纳班级的普通学生之间没有差异。而人们常常认为,在全纳教育中,全纳班级会对普通学生产生不利影响。但调查发现,当有行为、认知或其他问题的孩子安置在主流学校时,并不会影响普通孩子的学业成就及社会—情绪的发展。早期相关研究已表明,从整体上来说,81%的结果显示全纳教育对学生各方面的发展有积极或中性的影响。

3

“特殊”:实现共同参与

英国著名哲学家、教育学者玛丽•沃诺克反对“全纳”接收所有儿童的观点。相反,她认为,儿童无论在主流学校还是特殊学校中接受教育,最重要的是要确保所有孩子的共同参与,并且尽可能地发展能力。换句话说,沃诺克是优先考虑孩子的学习参与,而不是考虑在什么学校就读的问题。英国埃克塞特大学教授布拉姆•诺维奇(Brahm Norwich)的调查发现,一些主流学校并没有真正地实践全纳教育,教师只是将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学生纳入到主流课堂,让他们和普通学生一样,学习相同的课程,但在参与课堂活动时,这些学生则是被隔离开来的。可见,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儿童在主流学校中学习,并未实现共同参与。特殊教育支持者主要从以下四个方面进行论证:

主流学校不利于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学生的成长和发展

英国斯特林大学教育学院教授朱利•艾伦(Julie Allan)等人描述了这些儿童在主流学校的情况。他们发现,主流学校特设的教学助理更可能让这些孩子处于不受欢迎的处境中,一些学生甚至变得过分依赖教学助理。这显然会减少这些学生学会独立和获得成功的机会,从而最终影响学校的教育质量。曼彻斯特城市大学教授凯瑟琳•兰斯威克科尔(Katherine Runswick-Cole)发现,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孩子在主流学校常会遭到排斥或歧视。一个孩子说道:“我喜欢新学校,它是一所特殊学校,比旧学校更好。但主流学校不适合我,因为它对我不起作用,我在那里会遭到欺凌,他们会嘲笑我的缺陷。”此外,主流学校不一定能让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儿童接受良好的教育。普利茅斯大学学者加里•霍恩比(Garry Hornby)指出,不适合这些儿童的全纳教育课程会直接影响其发展,或者加剧他们现有的困难,最终导致他们在主流学校遭受排斥。另外,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儿童虽然形式上在主流学校学习,而实质上却经常被排斥或隔离在正常的课程活动之外。曼彻斯特大学教授彼得•法瑞尔(Peter Farrell)认为,将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儿童安置在主流学校中接受教育的想法过于简单化。其实,最重要的权利是无论在何处,都要尽可能地让孩子接受最高质量的教育,满足他们的特殊需求。教育目的就是要帮助所有儿童(包括残疾儿童)完全融入社会,并积极参与社会活动,关注的重点不应是学校的类型。即使允许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儿童与同龄的普通儿童一起接受教育是一项人权,但对于他们中的一些人来说,可能这并不是最好的选择。有证据表明,部分儿童只有在特殊学校接受教育才能满足其需要,获得个性化的发展。

国家课程的设置同样不利于有特殊教育需要和残疾的儿童

自1988年国家课程实施以来,虽然在课程设置中最大程度地考虑了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儿童,也获得了一些有影响力的特殊教育机构的支持,但是由于国家课程要求所有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儿童与其他普通孩子一样学习相同的课程,这导致这些儿童存在中度或重度的学习困难。因为这些儿童与普通同龄儿童相比,无论在智力发展还是学习基础上都明显落后。国家课程作为整个学校课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其大部分内容都不适合有中度和重度学习困难的儿童。国家课程的广泛实施无疑剥夺了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儿童学习自己所需重点课程的机会,同时也使这些儿童面临巨大的学习压力,容易导致某些心理疾病的出现,阻碍他们的健康发展。

特殊学校可以为家长提供选择权

2014年颁布的新《特殊教育需要实施章程》明确规定,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儿童家长有权选择主流学校或者特殊学校。选择什么学校,不同的家长有不同的选择。一些家长主张为孩子选择主流学校,一些家长则倾向于选择特殊学校。对一些家长而言,“特殊学校似乎是孩子‘正常生活’的最好选择”。一位孩子的母亲认为,“特殊学校会带给孩子上大学的机会”。虽然有政府政策的支持,但全纳教育的过程仍是脆弱的。凯瑟琳教授指出,一些家长最初希望孩子就读于主流学校,可由于孩子在主流学校中可能面临参与障碍、资源缺乏、教师刻板的教学风格以及敌意的校园文化等困境,使得家长不得不放弃他们最初的愿望。法瑞尔教授认为,如果关闭所有的特殊学校,由此就可能剥夺家长的选择权,使得特殊学校不再成为一种选择。事实上,特殊学校的存在,不管家长作何选择,至少他们都有选择的机会和权利,他们会根据孩子的发展情况,权衡利弊,选择适合孩子发展需要的学校。

全纳教育给教师带来了巨大的挑战

全纳教育政策的出台与实施,使主流学校必须接纳所有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儿童,但许多学校并未真正践行全纳教育。其主要原因是主流学校的许多教师没有足够的特殊教育知识、技巧,缺乏必要的培训与训练,导致教师不能胜任这些儿童的教学工作。同时,教师还面临着一系列的挑战,诸如大班级、满足学生多样化的教育需要等。香港大学学者彼得•韦斯特伍德(Peter Westwood)等人对教师在课堂中实施全纳教育面临的障碍进行了调查研究。其结果发现,缺少时间是最普遍的障碍,其次是教师需要不断地密切监督学生,同时还要试图平衡其他孩子的需要。这无疑给实施全纳教育的教师带来了极大的困难和压力,使他们无力全面满足所有学生的需要,最终只能使全纳教育流于形式。正是基于教师的这种困境,有调查研究发现,几乎所有的校长和98%的班主任都认为特殊学校在全纳教育系统中扮演着重要角色。50%以上的校长和1/3的教师认为,有特殊教育需要和残疾的儿童应该在特殊学校中就读。

4

“全纳”之必然

如今,英国是继续实施全纳教育还是坚持特殊教育的争论依然存在,全纳教育的研究也在继续。通过对其争论的分析,我们认为全纳教育是促进特殊教育需要和残疾儿童发展的一种必然选择。当然,要完全实现“全纳”,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正如全纳教育支持者所说,“所有孩子在主流学校中的完全‘全纳’是一种理想的图景”。

英国全纳教育的争议,很大部分是由政府的政策导向所致。工党政府在执政期间(1997年—2010年)发布的法律政策文件,更倾向于支持全纳教育。1997年特殊教育需要绿皮书采纳了《萨拉曼加宣言》(Salamanca Statement)中所倡导的全纳教育原则,第一次将“全纳教育”一词写入了政府政策。工党政府不仅以全纳教育政策来协调“卓越”与提高标准之间的关系,而且还统筹学习困难学生与残疾学生相关的两种立法模式。2001年颁布的反残疾歧视法,将脱离于教育的残疾人纳入到教育服务体系中。学校作为责任主体,有义务为残疾学生提供教育机会。

然而,联合政府上台后,政府对全纳教育的态度发生了转向。2011年颁布的绿皮书是英国特殊教育支持服务体系30年来的大改革。联合政府似乎承诺建立“一种完全不同的制度”,其主要目的是为儿童和青年提供更高的生活水平,通过给父母真正的择校权来增强父母的信心。2012年联合政府发布《支持与期待:特殊教育需求与残疾儿童的新方法——进展与下一步计划》(Support and Aspiration:A New Approach to Special Educational Needs and Disability—Progress and Next Steps),旨在对绿皮书做出回应,对已取得的进步和面临的问题进行总结,并制定下一步行动计划。特殊教育服务体系的改革赋予了家长和儿童在特殊教育中的权利,进一步强化了家长选择学校的权利,强调家长在特殊教育过程的参与,并注重让家长参与特殊教育的相关决策。

如今虽然没有足够的证据显示英国的主流学校为所有学生提供了高质量的学习机会和有效的全纳环境,但无论是学生、家长和教师还是学校在课程设置方面都在为提高全纳教育的办学效率和办学质量而努力。2014年9月颁布的《0~25岁特殊教育需要和残疾实施章程:学校指南》明确提出,教师为班级学生的进步和发展负责,学生可以从教学助理或专业人员那里获得帮助和支持。此外,新章程也明确规定所有的学校须履行《2010年平等法》中对残疾儿童和青年所规定的职责,必须作出合理调整,为残疾儿童提供辅助性的帮助和服务。学校在防止歧视、促进机会平等、培养良好的师生及生生关系方面负有广泛的责任。可以说,英国的学校、教师及专业人员都在竭力为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儿童和残疾儿童创设良好的学习环境,为他们提供服务和帮助,促进他们的发展。

全纳教育作为一种新的教育思想和教育理念,代表着一种新的价值取向。正如诺维奇所说,“全纳作为一种观念和价值观,具有复杂和多样化的现实意义”。全纳教育面向所有学生,反对任何排斥和歧视,强调平等的受教育权,关注集体与合作,注重满足所有人的教育需要。全纳教育的这种价值取向已成为国际教育发展中的一种重要指向,为未来的教育改革和发展提出了新方向。尽管在英国对于全纳教育仍然存在激烈的反对声音,但全纳教育已成为国际教育发展的必然趋势,全纳的视野已经对许多国家的教育文化产生了重要影响。全纳教育虽然强调体现平等人权,但主流学校的存在并不意味着特殊学校的关闭,特殊学校仍将继续发挥重要作用。在全纳的观念里,特殊学校的存在对主流学校的发展是不可或缺的。因为若没有特殊学校的存在,主流学校就缺乏了竞争的环境,从而让主流学校最终流于平庸,不利于主流学校的发展。全纳教育更注重将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儿童和残疾儿童融入到主流课堂中,与普通儿童一起接受教育,满足他们的各种需要,促进其社会化发展,为他们的成年和独立生活做好准备。

英国出现的这些论争也正是我国随班就读可能面临的问题。通过对英国全纳教育争议的分析,可以使我们对英国的全纳教育有更全面的认识和理解,从而避免盲目照搬照抄他国的教育教学模式,帮助我们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开展全纳实践,建构自己的全纳教育模式。

文章来源于《比较教育研究》,有删节。作者单位:西南大学教育学部。原标题:“全纳”还是“特殊”:英国关于全纳教育的争议。题图来自网络。

点这订阅《现代特殊教育》

编辑|赵欢

▲向上滑动

微信公众号

zwzgtj xdtsjy

新浪微博

现代特殊教育

掌握中国特教

一点资讯

掌握中国特教

长按右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

以使命拥抱生命,

服务特教中国!

文章评论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